Mercury今天也在赶ddl

↑拜仁更衣室管理员
德拜双料 好感曼城
丁丁🙈🌙💙&小新❤️

你的目光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落在倚在画旁边等你的他身上。他等的微微出神。

你看见窗户间洒下了水一般的阳光,落在他的肩膀和鼻子上。午后的阳光可太好了, 像任性的透明海浪席卷整个美术馆。他浸在阳光里,周遭变得柔和起来。

他穿着天蓝色的套头卫衣,戴着白耳机,蹬着白球鞋。他浅金色的头发发出蜜一样的光。

他微微偏着头,像在和阳光接吻,明亮到几乎白色的光束打在他有些翘起的鼻头上。真可爱,你想。

于是你便也走过去,与他接吻。

【占tag抱歉】是一个渣丁cp粉vx群! 欢迎大家来玩

人无再少年

(很久没用lof,考虑把这里当做一个完全的思绪混乱回收站。)这是我认认真真看的第二届世界杯。多年以后我再想起这届,萌生的或许是除了伤心和不甘以外别的什么。
我家的网络电视有点延迟,我基本通过窗外不知道哪个德国球迷的大嗓门和微博的文字直播了解最新的讯息。德国队丢了第二个球的时候我其实已经知道了,而我家的电视上还是韩国队忘情庆祝有惊无险的第一个球。我平静地告诉我妈韩国队2比0赢了,一偏头看见诺伊尔披着夕阳奋力冲出禁区搏最后一次进攻,那一瞬间还是有什么击中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对德国队有怨恨与愤懑,我想着如果一个球队的血性竟然要守门员去诠释,该有多么的不堪。
我花了整整一个凌晨,刷完了微博和推特上所有这场比赛相关。很多人骂勒夫,骂一味模仿拜仁和西班牙的传控打法,骂消失殆尽的曾经热血方刚的战车。我也因为勒夫的刚愎自用而愤怒,也为国家队状态下滑之快而震惊。但是指责的话还未出口,我却感到难以摆脱的无力感。因为我意识到责难只能证明我喜爱和为之骄傲的这一代战车已经不再辉煌,一个时代已经没落。这个足球强国总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去锻造新的队伍,德国回到巅峰也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属于我的战车记忆,很可能就此落幕。
我心疼队长诺伊尔,也是我2014年开始看球以来最喜爱的球员。比赛结束后解说惋惜地念着"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他默默地脱下带着队长袖标的战袍,落寞的背影刺的我眼睛发酸。他身上带着的那些无可替代的特质,冷静到近乎残忍的扑救,勇猛积极到不像守门员的出击,落后时双眼流露出的对于胜利的渴求,也许都没有机会再次出现在世界杯的球场上。前一年对于他来说充满伤病,倾尽全力复出的世界杯却又如此仓促结束。这短短的三场他已经做到了无可挑剔,却在最后一刻舍弃了守护了十七年的球门,像一只鳞甲剥落的巨龙,有心无力。
下一个赛季的德甲我还能在拜仁看见他,也许两年后的欧洲杯他还能穿上德国队的1号队服,可是2022年,对于已经32岁的诺伊尔真的充满了不确定性。
作为一个球迷我其实是狡猾而不负责任的,我可以这辈子永远喜欢德国国家队,永远喜欢拜仁慕尼黑。只是我作为球迷的初心总是短暂的,随着我刚成为球迷时的他们职业生涯的流逝而消失殆尽。我热爱的德国国家队已经画上了句号。花有重开日固然没错,只是再次盛放时的姿态也不复以往。

我从不说诸如"如果他零点之前不回我/他去找那个人借书/他中午没去吃牛肉拉面 我就不继续喜欢他"这样的傻话 因为我知道这是无意义的 这些只不过是我为了囚禁内心真实想法而施加的轻飘飘的枷锁 终究会被我轻易粉碎

最近的一点沙雕小画

🌟🌟🌟情人节快乐💓💓💓

同步一下
这辈子的寒假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肝力

磨磨蹭蹭的现在才画完圣诞贺图的大概只有我(土下座
在此预祝大家2018年圣诞快乐(
(瞎jb)构思大概是仗承(隆重)乔装出任务 对话版在p2
我流仗承👌👌👌👌👌👌